这就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:做搜索其实是去做一个已有的市场,做已有的市场看得见摸得着,百度的收入在那;但是问题是,我反复讲过那句话,大家没有真正地理解,我说,颠覆搜索的不是第二个搜索框,颠覆微信的,也不是第二个微信。这个逻辑、这个道理大家都同意,但是真正在决策的时候,你有时候还是忍不住去做一个东西,被证明成功了的会有很大的诱惑。

“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在如此高规格的会议上被提出来,向金融业释放出了什么信号?